首頁 > 黨員天地 > 黨員文萃
云上那曲、凈心之旅——援藏小記
作者: 歐斐    來源:杭州市中醫院總支部    發布時間:2016-10-20
 

 

  2016年的8月中旬到9月中旬,我有幸參加了為期一個月的對口援助西藏開展包蟲病流行情況調查工作,人生因此多了珍貴而難忘的經歷。 
  8月12號我接到科主任通知《浙江省衛計委緊急通知我院選派一名超聲醫生參加援藏包蟲病流行病調查工作》,雖然家里女兒才三歲、家里的房子正在裝修,我離開會極大增加家人的負擔,但是一想到能前往西藏參加這項光榮的任務,為牧區人民服務,我和家人溝通后家人全力支持報名參加。16日上午前往空療參加缺氧測試,雖然測試時間只有五分鐘,但是讓我感受了一下海拔五千米、空氣含氧量只有平原的三分之一的感覺。通過了測試我信心滿滿。隨后按通知我帶著簡單行囊于18日中午自帶超聲儀器報到。臨行前院領導和農工杭州市中醫院領導前來家中看望并送行。 
  18日下午省衛計委主要領導召開動員會,衛計委徐潤龍主任表示:西藏自然條件惡劣,西藏自古流傳“阿里遠、那曲高、昌都險”,我省對口援建的那曲地區,平均海拔4600米,氣候高寒干燥,自然條件極其艱苦。包蟲病是牧區嚴重危害人畜健康的寄生蟲疾病,做好流行病學調查將為有效防控提供準確數據。此次任務時間緊、任務重、要求高、意義重大、使命光榮,中央領導高度重視,希望大家能充分做好思想準備、認真培訓、保障安全、扎實工作、不辱使命,樹立浙江良好的形象作風,省衛計委也將盡全力給于大家保障工作。通過動員會我更深入的了解到此行的重大意義,堅定了我努力完成使命的決心。
  一般來說前往高原3500米以上都要有一周左右從低海拔逐漸升高的適應過程,但任務緊急,我們全體24名流調人員沒有調整適應時間,直接啟程轉機成都飛赴拉薩(海拔3600米,含氧量約為平原的一半),經過近18小時的行程的我們抵達拉薩,西藏自治區寄生蟲防治所領導在機場給我們舉行了獻哈達儀式,歡迎我們對口援藏人員,帶上圣潔的哈達,興奮過后我們更覺得責任重大。
  由于沒有適應過程,第二天團隊大多數人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我的反應更明顯,頭暈頭痛、惡心嘔吐,整個人感覺很差,當時真有種想要放棄的想法,帶隊的姚立農領隊看到我倆問挺得住嗎,不行直接送我回杭州,我心想我是代表杭州、代表農工杭州市中總支來的,怎能輕言放棄,后經過保健醫生吸氧和其他對癥治療兩天后,我的情況逐漸好轉,一邊適應高原反應期一邊參加了為期三天的西藏自治區包蟲病流行情況調查培訓班。
  包蟲病是一種牧區嚴重危害人身體健康的人畜共患寄生蟲病,可對肝、肺、腦、及骨骼等幾乎所有器官和組織造成損害,其中泡型具有高度致死性,10年病死率為94%,又稱“蟲癌”,對患者及其家庭造成嚴重的健康危害,同時也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給農牧業生產帶來巨大的損失。西藏是包蟲病流行危害最嚴重的地區,本次包蟲病調查是歷史上西藏開展的規模最大的一次包蟲病調查。超聲對包蟲病有獨特的診斷及治療評估價值。通過培訓我更直觀的認識到包蟲病對牧區群眾的危害,我們流行病學調查意義重大,工作更要認真細致。
  23號早晨我們浙江團隊24人驅車前往那曲地區。從拉薩到那曲海拔上升了一千米,車窗外高原風景很美,但大家再次被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困擾,無心風景。經過8個小時的顛簸,我們抵達那曲當地主要領導前來慰問我們,感謝我們不遠萬里前來這么艱苦的地方援藏,他們有部分是援藏干部,為了幫助我們更好地適應高原,他們給我們帶來了濃縮葡萄糖并分享了很多克服高原反應的經驗。
  經過三天的修整適應,雖然還未完全適應,但為了盡快開展工作,我們分成八組于27號分別前往不同的縣、鄉、村開展包蟲流行性病調查工作,我們杭州組的任務是兩個鎮、四個村、每村要求至少超聲篩查200人,每人要求三個檢查項目(肝膽胰脾腎、后腹膜、腹腔),由于牧區村落人員居住分散,檢查項目多,檢查準確性要求高,我們還伴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所以任務繁重。雖然做了足夠的思想準備,但是當我們抵達篩查第一個村時,我們還是被眾多聚集的牧民震撼了,由于當地醫療條件差,他們很渴望這次免費篩查的機會,一大早就在村委會門口等我們了。


    村委會條件簡陋,我們因陋就簡用小桌子當做工作臺,長椅子當做檢查床,打開超聲檢查儀開始為牧民篩查,為了保證檢查質量我和同組醫生商定凡是確診和疑似的病灶我們兩人都要相互會診,以避免誤診、漏診。剛檢查沒幾個人我就發現一名男性牧民右側髂窩有一枚混合回聲包塊,根據培訓的知識我們判定為囊性包蟲病多子囊型,第一次篩查出包蟲病灶,讓我異常興奮,但是興奮過后更覺的我們的責任重大,容不得半點馬虎大意,雖然包蟲病最常見的部位是肝脾腎等實質性臟器,但是后腹膜及腹盆腔內轉移也是并不少見,而這些部位超聲檢查如不仔細很容易造成漏診。海拔4600米真不是隨便說說的,平靜的時候我還能勉強應付,但在高強度的超聲篩查時,我們腦力、體力消耗明顯增加,給我做翻譯的是當地的一名超聲醫生,由于平時沒有外出學習的機會,她渴望學習新的知識,檢查中我會將一些疾病的診斷及鑒別診斷講給她,經常我都是上氣不接下氣的,不得不靠吸氧維持。
    我們的中飯也是很簡單的,一般都是當地村提供的盒飯,中午吃完飯我們簡單休息一下就開始下午的篩查,一般下午都要忙到五六點。
    很多牧民受意識和條件所限,生病時多數不去過正規醫院,檢時他們會告訴我們哪里痛、哪里不舒服,我們用腹部探頭給他們做盡可能更多的檢查項目,幫助發現疾病,指導他們就醫。剛到那曲時,浙江援那曲干部希望我們在篩查時能為十二歲以下兒童做簡單的心臟疾病篩查,這增加了不少的工作量,但是我們沒有牢騷和怨言,我們用現有的超聲儀器細心檢查。工作雖然很累,我們也聽不懂藏語,但是每每看到篩查后淳樸的牧民朝我們微笑點頭表示感謝時我們還是很有成就感、內心的滿足不言而喻。在西藏醫生有著崇高的地位,這一點在內地是不能比擬的。在我們工作期間當地村干部很配合我們工作,不僅維持好次序,還燒好酥油茶到給我們喝,酥油茶飄香,喝到肚子里暖心啊。     我們一般工作三到四天休息一天,由于是高原缺氧高強度工作后疲勞感明顯,而且睡眠質量差、胃口不好,短期休息后還是感覺很累,但是想到后面的工作一環接一環,我不能掉鏈子,必須繼續堅持工作。
  在給第三個流調村進行篩查時,我們突然接到通知國家流調專家組將對我們進行督導檢查,當時我們心里有點緊張,擔心自己做的不好,影響浙江的形象,但當兩位專家現場觀看了我們的檢查過程、聽了我們的工作匯報、查看了已經做好的流調表格、詢問了現場的牧民,并隨我們一起入戶給一位行動不便的牧民現場超聲篩查后對我們的工作給予高度贊揚,王立英專家評價說:杭州組流程規范、工作仔細耐心、表現優異,老百姓說好才是真的很好!這樣高的評價讓我們很受鼓舞,激勵我們更加嚴格按照流調要求做、為牧民考慮更多、把工作做細做實。是的,我們做得非常棒!
    我們四個篩查村工作量大、條件艱苦,但在我們三人共同努力下都順利完成了篩查任務。在流調的過程中我們的兄弟組的一位超聲醫生因為身體原因,提前結束在那曲的工作返回浙江,這種突發的情況導致他們組僅剩的一位超聲醫生工作量倍增,他們壓力很大,我們得知消息后決定抽自己休息天前往他們的流調點油恰鄉幫助完成流調篩查任務。油恰鄉距那曲來回有六個小時的車程,道路條件差,有一段路一邊是山崖一邊是河谷,而且沿途基本沒有手機信號。一路顛簸后我們來到流調點隨即開始工作,完成牧民流調后在下午四點半我們前往小學對抽樣村的學生進行篩查,快六點時我們完成篩查后準備吃飯并返回那曲,其他村周末送小孩的牧民聞訊后,強烈要求檢查,看著淳樸的牧民和可愛孩子,雖然我們已經很疲憊了,但是我們依然給予篩查,等我們忙完檢查時,發現已經晚上八點了,窗外已是漆黑。
    我們簡單吃了兩口飯便登上返回那曲的車,沒開多久司機就發現我們的豐田酷路澤剎車異響、剎車故障燈亮起,而天很黑了前車據我們較遠,山谷里又沒有手機信號,這讓我們都很緊張,好在汽車還能勉強行駛,就這樣我們戰戰兢兢的開回了那曲,回到住處已經是十一點多了,事后我們還覺得心有余悸啊。
  那曲的現場流調工作持續兩周多,現場篩查結束后,我們超聲醫師配合疾控人員核對數據、錄入數據庫,確保我們的數據能準確反映實情。
  大家一想到西藏總會提到藍天白云、牧草牛羊,還有那淳樸黝黑的牧民,可是當我來到西藏,深入那曲鄉村時除了高原反應外,這里艱苦的自然條件、醫療條件的落后、牧民習慣和意識的落后才是深深震撼我的,我作為一名超聲醫生每天為每個牧民的篩查看似平常,但我的診斷和建議對他們來說都極具意義,我們的診斷可能改變他們的一生。他們的自然淳樸、他們對醫生的信任、他們的生命的豁達,都是我在內地感受不到的,這次西藏之行對我來說是一次凈化心靈之旅,拋棄醫患之間的成見,拋棄繁華之后浮躁,寧靜內心,一心一意服務好每一位患者。身為農工黨員的我在醫者路上要牢記習總書記的話:不忘初心、繼續前行。  

附件:
体育彩票